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蒼山雪

※ 設定是蒼離並非鉅子,在原來人物設定上儘量合理地進行了延伸
※ 祝俏俏生日快樂♪


大寒,遠山覆雪,院中紅梅花意正濃,臨窗望去,恰是副構圖極好的紅梅鬧雪圖。


冥醫抱著暖手爐經過,看見默蒼離仍坐於棋盤之前。真是奇怪,自上回俏如來來過後便見棋盤擺著這處,他雖不精棋藝,卻也看得出這局棋是一個子也未動過。 


“蒼離,這副棋擺了好幾天,也不見你動子,是說要做什麼啊?”


“杏花,吾決定收一位傳人。但能不能成為我的弟子,還需他領悟。”


“你說俏如來啊?”


院外,著雪袍的年輕人執一把傘,緩步行來。

 
他輕叩門扉,潤聲問道:“默蒼離前輩可在?”


來開門的是冥醫,披著大裘的醫者把手爐塞進俏如來的懷裏,笑道:“天氣冷,快進屋。”


他對這位聰慧的後輩向來關懷,依默蒼離的囑咐把人領至書室,又往火盆裏丟進幾塊木炭,探頭探腦地探聽兩人對話。


“上次拜訪,前輩為俏如來解惑,今日前來言謝。另有一事相問,不知可否打擾前輩?” 


默蒼離並未作多反應,只輕輕頷首,示意俏如來看向棋盤。


“吾的解答,盡在棋中。若不解吾之意,以後無須再來。” 


這樣的話算得上是有些苛刻了。


冥醫輕咳一聲,又佯作無事,悄悄與他使眼色。 


默蒼離淡然回視,目光又轉回俏如來身上。只見這位勤於思考的學生已陷入沉思,懷裏仍抱著先前冥醫塞過來的手爐,屋內的暖意終於讓蒼白的面容有了些許紅潤之色。


一室寂靜,冥醫早已打著準備午飯的名號溜出書室,偶有幾聲炭火燃燒的脆響,卻未驚擾俏如來的沉思。


默蒼離就在這樣的靜默之中注意到年輕人一瀑雪白的發,他靜靜地瞧了片刻,在心底將今日晨起時望見的雪色與這捧純粹的白相比,不知是哪一處更似雪?


俏如來沉吟許久,方執起白子,落子與黑白對峙的戰局之中。 


白子進軍,黑棋落子,戰勢驟變。敵軍呈排山倒海之勢而來,直向白軍之首。 


俏如來微微斂眉,正慾拈子再下,卻聽默蒼離道:“冷靜,再思考。”


長著的語氣極是淡漠,如一泓泉水,輕叩俏如來的心扉。他面色一凜,很快地又露出些羞愧來,一番思忖之後,謹慎落子。 


黑子幾近可說是步步緊逼,白子意慾迴旋,在危機四伏的棋盤上尋求出路,稍顯不及。


默蒼離再落一子,便見對坐的學生眉峰更緊,光影偎在他鬢邊,時光無言。


“方才你犯了五處錯誤。” 


“……五處?” 


終究是未經世事磨練的年紀。默蒼離心下輕嘆,一子不差地將棋子撤回最初的局勢,而後拈子重落,細細道來。


“你思考的太淺,不能縱觀全局,是你力不及。”話鋒一轉,又道,“倘若這般,你看。” 


形勢與之前大不相同,黑子為白子所圍,如籠中困獸,僅在一子之差。 


“前輩之智,應當為天下出力。” 


默蒼離無聲落子,並未回答,而是問道:“你認為吾為何與你解惑?” 


“前輩懷有濟世之心。” 


“再想,為什麼。”


“前輩……”


初見之際,血色琉璃樹下青衫隱者獨立,一語道破玄機,指點天下。


再見時,贈救命之藥,解他心中迷惑。


一點靈犀閃過,真意可窺。


“請前輩——”俏如來斂衣起身,而後緩緩跪拜,字詞篤定,“收我為徒。”


“你早該悟了。”一聲應答,默蒼離離席去托學生肩臂,面上瞧不出何般情緒,語氣卻溫和些許,“天下大亂,你是吾入世的第一步。”


三年平亂,隱士悄然站在少年盟主身後,力挽狂瀾,為蒼生謀算,維持九界安定。


“上一回下棋你輸了。”


“上一回武鬥徒兒贏了。”


茶葉舒卷,在幾番浮沉之後,緩緩旋於水面。兩杯茶,兩個人。


俏如來執白子,默蒼離執黑子,二人對坐,新局方啟。


“師尊,這一子我吃了。”


長者面色不動,淡淡答道:“自折二子,換吾一子滅亡,非是你之手段。”


俏如來微微一笑,指拈黑棋,置於棋盤邊上,說:“這是下棋,並非佈局,俏如來捨二子,換師尊折損一枚大將,值得。”


“你怎知這枚棋子非是吾誘你中計之策?”


“這——”


“你錯了,俏如來。”


“師尊,你也錯了。”


黑白對峙,俏如來折子換子,默蒼離將計就計,智者交鋒,無一方占明顯優勢。


“師尊,這一步徒兒算到了。”


默蒼離輕嘆,道:“你有長進了。”


窗外蒼山覆雪,歷經一季冰封的草木抽新芽,正是春回大地,萬物欣欣向榮之景。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