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台诚《不可说》

又名《明诚的日记》(?!)
高三狗太忙,只能写些短小的脑洞投喂自己,等下周考完一模好像会有假期,就把前面欠下的苏靖台诚肉写完,大概(。)


我唯一的秘密,就连大哥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像是一片阴影,随着明台的日益懂事而扩大。我大概会将这个秘密保守至我死去,绝不可能说出口。

我时常凝视他的面容,他高兴时、生气时的表情我都熟记于心,在明家,最疼爱他的人是大姐,希望他学好的人是大哥,却不会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

最初我只当他是应该被疼爱保护的弟弟,感情何时变质我并未及时察觉,待至发觉之时,已成燎原大火,一发不可收拾。我是善于伪装的,也能将这份不该有的感情藏匿,对他守口如瓶。

我能够忍受欺骗他的愧疚,能够面不改色地对他说出谎言,也能真心祝福他寻到知心、相爱之人。我所忍受的一切如我料想的一般,幸好,我能忍受。

抗战终会结束,他的生活也会重新开始,那时已经没有我。

——来自今天也在给小少爷盖被子的阿诚

脑洞:
明诚暗恋明台,他惯于隐藏自己,能够伪装得滴水不漏,任是谁也瞧不出他的心事,就连大哥也未察觉。
他常常会在夜里惊醒,想去看他的小少爷,又怕惊动了他,只在明台房间旁点一支烟,静立片刻至香烟燃完就回房。
有一次恰好明台起身,睡眼朦胧的少年揉着乱糟糟的头发问他:“阿诚哥,你在我房间前干什么?”
明诚的伪装有一瞬的崩溃,他想要告诉他——他想见他,却又在话语即将脱口的时候咬紧嘴唇,只微微一笑,回答说:“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盖好被子。”
明诚的感情是压抑的,他承担太多的责任,他知道他要是将感情泄露,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即便是痛苦与彷徨,他也愿意独自背负。
明诚把难以明说的感情寄托在抗日上,几近是拼命地去完成一切明楼下达的命令,一次次出生入死,他都想要活着回去,他还要保护他的小少爷。
明诚有一块怀表,表里藏匿的是明台十八岁时的照片,照中的他身形挺拔,笑容灿烂,仿若艳阳。
——他的确是他的太阳啊。

评论(1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