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藏策《年关》

  年关将近,岁暮深冬。
  清早起来,院子里覆了层雪,积雪压得几树红梅沉沉垂下枝条,秦征握着长钩去挑,落了一肩素尘。
  叶景行刚沐浴出来,齐腰的乌发还湿漉漉地披在肩上,面颊被热气蒸得微微泛红,如同饮了醇酒。他披着件银白狐裘,坐在檐下饶有兴致地看秦征拍雪,也不管脑后尚还滴水的发。反正,自然会有人管的。
  今日秦征天未亮便起了,为的是赶早拉着叶景行到庙里去讨个好兆头。他放下长钩,往被冻得僵硬的双掌里呵了几口热气,回身便见叶景行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神色专注而温柔。
  “起了?”秦征道,见藏剑披散着发,忙几步走进屋里,找来棉布给他拭干湿发。
  “嗯。”藏剑应了一声,想起了点什么,便轻轻地笑了一声,握住秦征露在袖口外的一段腕子,凑近唇边吻了一吻,“昨夜我伺候夫人还算卖力吗?”
  秦征的动作一顿,窘迫得红了耳廓,心里打定主意不搭理他。
  藏剑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很不满意地在那段腕子上咬了一口,低低笑道:“怎么夫人还是很有力气似的。”
  秦征蹙眉,伸手在他肩上拧了一把,答道:“也不是多碍事。”
  对待薄脸皮的爱人,自然是要见好就收,叶景行微微笑着去揽秦征的腰,顺势把他裹进狐裘里,老老实实抱着便不动了,“和你在一起,就舒适得不愿动弹了。”
  天策猝不及防地被他拉着抱进怀里,感受到对方熟悉的体香霸道地萦绕在鼻间,又听见叶景行这么说,也露了点笑,“今天不行,要去庙里祈福。”
  叶景行道:“也去月老庙吧,我想求根姻缘红线。”
  秦征笑了一笑,说:“这是看上了哪家的小娘子,要求红线?”
  “小娘子就在我怀里呢。”叶景行亲亲热热地与他咬耳朵,手掌覆上秦征的手背,来来去去地抚摸微凉的肌肤,“我怕他跑了,得用红线系稳。”
 

  临近过年,大街小巷里都添了些喜气,每一处皆可看见象征新生的红色。人头都挤在祈福的庙里,一波走了、一波又来,满面虔诚。
  秦征摇了支卦,牵着闲散的叶景行去找庙里的人看卦。解卦的是位半瞎的老者,发全白了,接过卦也不看,他朝秦征微微一笑,问道:“公子娶妻了?”
  不待秦征说话,藏剑便答了一句,“娶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老者摇摇头,混浊的眼里透出些光亮,似是已经猜准些什么却又不点破藏剑的话,念道:“‘芙蓉又一支,攀上艳阳头’,这一卦好着呢,家和、万事兴、有喜事哩,可早些把事办妥了。”
  叶景行附在秦征耳侧,压低声音道:“芙蓉,小芙蓉。”
  秦征哪会不知道叶景行这是在打趣他,本想回他几句,偏偏一抬头就望进了那双眼睛里,笑意明快,宛若春风过境。这一怔,就多了个亲昵的爱称。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月老庙里人也不少,大多是些待嫁年纪的年轻姑娘,乍一看去,美丽的笑脸如同朵朵饱满的桃花,两个大男人掺杂在姑娘中倒是醒目。
  叶景行可不管有多少人瞧着他们,硬是要拉着秦征一同跪在月老像前,庄重地将红线缠在天策的腕上,自己则牵着另一端,虔诚地叩了三次头。
  “让红线牵住了,鬼门关里也拉得回来。”

  怎么会拉不回来呢?这一系,就是一辈子啊。




藏策的新年日常,总算写了个温柔的二少,字数不多,将就吃吃吧(´•ω•`๑)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