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藏策《朝暮》

  大唐监狱里关的这个叶老头已经在这很久了,算上今年恐怕也有五年了。从三四十年前起便频繁出入在牢子里,过不了几天又会出去,十年前犯了大事,李将军追捕了五年才终于落网。
  从一开始日日要闹腾,除去往牢房外头跑以外,不是说牢头欺负他就是要说饭菜不好吃,每每都要等得李将军来才消停一点。
  马不停蹄地闹腾了两年,叶老头也闹不动了安分了不少,偶尔李将军来看看他,太久不来亦是要闹腾的。
  这么一来可不好办,便破了例容他与李将军通信。
  都说三四十年前起,李将军跟这叶老头就有一段荒唐事,他们就算自己不承认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但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议论。
  有一阵叶老头不知怎地闹得特别大,就算剑不在手也把那牢房的窗子给撬了,但也没见他真要跑出去。
  李将军却还是没来,只托人送了信,大致是说自己身子有恙。叶老头看完之后还是哼哼唧唧的,但也还是乖乖待在大牢里。
  偶有人看到他在牢房里遮遮掩掩几片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佛经。
  毕竟是人老了,李将军又是不来,叶老头某日夜里就做梦了。梦见他的李将军是那风华正茂的模样,一步步走到老态龙钟的他面前,拉了他的手。叶老头垂眼一看,不知怎么自己的手怎么也没了皱纹,旧时金黄衣摆鲜亮如初。腿脚有力,一把便拉了那背着长枪的李将军往树下走。没想李将军却松了手,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梦便醒了。
  过了几日,叶老头与寻常一般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去问李将军怎么还是不来,却得了个李将军昨夜去了的消息。
  往后那两月,叶老头一反常规地安静,每日只晓得喝喝茶看看夕阳。
  某日清晨,牢头来送饭的时候才发现叶老头没了声息,神情安稳躺在铺盖上,除去胸前那被饰物刺穿的伤口便是如同睡着了般。细看下却是他那随身的,死活不肯被收走的同心锁,被捏成了个锐利的形状,用手劲直送进了心脏。

  翻来覆去了四十年,黄泉路如何能自己独去,太小气了。

END


  奈何桥。
  孟婆颤巍巍地给面前的人递过去一碗汤,同往常一般也被他婉言拒绝了,她笑了笑,把碗递给下一个要过桥的人,说:“李将军,还在等啊?”
  “是啊,他还没来。”天策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他是大福大寿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来。”
  “你这等的是谁啊?”
  “爱人。”
  “等多久?”
  “等到他来。”
  “有情,有心,孟婆可羡慕咯。”
  天策没再接话,依旧站在桥上,臂弯里挽着他那把从人间带下来的长枪,枪头系着条璨金色的剑穗。
  路的尽头隐约有脚步声传来,剑客背着一轻一重两把剑,匆匆忙忙地往桥边走来。
  “孟婆……”天策不可置信地怔在原地,瞧见那藏剑面上熟悉不过的笑容,于是他也微笑起来,如同数十年前他们的相遇,“他来了。”

真的没了。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