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林秦】喜欢的人就是要趁热吃(上)

*法医秦明剧向衍生
*一辆无证驾驶的小破车(上)
*本文与真人无关,如果爱,低调爱
*看到你们的评论真是太高兴啦(鞠躬
*前情提要:老秦发烧啦!

———————


龙番市第一医院,403号病房。

“老秦,我说你就不能把工作放一放……”
秦明从他手里接过削好皮的苹果,不冷不淡地瞥了一眼林涛:“你该感谢我这么拼命,才能在限期内破案。”
“是,是……不是,破案重要,但你也不能三个日夜不睡觉就靠咖啡撑着吧!”
说得他不是一样。秦明无心搭理他,咬下一口苹果,酸甜多汁,咔吱脆。
电视机里还在报道龙番市警局一周内连续侦破两起入室杀人惨案的光辉事迹,下巴带着稀稀拉拉胡茬,眼下泛青的刑警队林队长大义凛然地对着摄像机说:“感谢为这两起案子付出心力的龙番市警员,特别是本局法医科的秦科长……”
秦明面无表情地按下遥控器的静音键,转向林涛,指了一指电视屏幕。
“我这是大实话。”林涛说得理直气壮,秦明头疼不已。
不要特意要求把我在现场勘查的照片放上屏幕,人怕出名猪怕壮啊,林队长。
“哎,老秦,你坐起来干什么?”
“回家,我不希望晚一点就被媒体围在病房问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
“哦……”
林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秦明大概是有些生气,赶紧献殷勤说道:“我送你回去,路上买只鸡晚上炖汤。”
整整齐齐地穿着西装三件套的秦科长和尾随在后嬉笑着当跟班的林队长走出病房,刚好撞到李大宝从外头提着一袋水果走进来,见上司面色不善,只能凑过去和林涛咬耳朵。
“你不能奴役老秦,他刚倒下起来没多久,你又让他回去上班,太没人性了。”
“我哪能使唤得动秦科长,老秦他这是在医院待不住,我送他回去。”
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早就同居了,人形警犬李大宝面无表情地想。

三天没有好好合过眼,就算是在昏迷中也睡不到六个小时,秦明倦怠地揉了一揉眉心,把换下的衬衣搭在办公椅的靠背。林涛知道他还没缓过来,赶紧伸手去收走这人的衬衣和西装,催促他上床休息。
“退烧药就热水吃了,晚饭时间我叫你。”
他们之间一直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彼此已然知晓。
秦明昏昏沉沉地睡过去,模糊感觉到退烧药在发挥药效,身上盖着的羊毛被起到催汗的作用,醒来时全身湿透,鬓发湿漉漉地搭在额上,有些不舒服地喘气。
林涛听到声响,退出厨房去看墙上的挂钟,秦明这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他身上还围着做饭时的围裙,本想劝秦明再睡一阵,目光却在触及对方红润的脸颊时流连几秒,更不用说因秦明坐起的动作而裸露在外的一段汗湿脖颈。
……靠,一周没做的下场。
自从他俩互通心意以来,秦明虽说对情事不多热忱,但也从来没这么久地不让他碰。看得到却吃不到,是个男人都要心痒痒,嘴也痒痒。
于是林涛凑近去吻了一吻秦明的嘴角。
秦明的意识比初醒时清明了些,看见林涛靠近也不推拒,任由大型犬在唇边亲了又亲,直至察觉对方今天实在是比平时要粘人,才懒洋洋地抵着林涛胸口问他怎么了。
林涛喜欢秦明在他面前偶尔露出的懒散神态,或者说这个人他本来就喜欢得不得了。
“老秦,发烧的时候接吻会不会传染啊……”
秦明很快就懂了林涛的意思,眉峰微微蹙起,一只手绕到林涛腰后解开围裙的系带,秦明式不拒绝的接受。
“不要把油蹭到床上。”
“好……好!”林队长没骨气地舔了一舔嘴唇。
林涛的吻向来温存,湿热的嘴唇先是在秦明的额头亲过一下,缓慢地吻过鼻梁,在鼻尖那一点黑痣停留片刻,最后是嘴唇。唇瓣相贴,柔软的舌彼此纠缠,林涛心里燃烧的火苗非但没有被这亲昵的举动平复,反而更加剧烈地烧了起来,渐成燎原大火。
秦明的气息轻轻浅浅地扑在林涛脸上,林涛绝望地发现,他硬了。
我靠,求求你不要这个时候任性,欺负病人是很没有人性的事情啊……
“老秦……”
秦明抬眼看他,用鼻音哼了一声。 

……完蛋。
“我要对你犯罪了。”
林涛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衣柜里挂着的警服,他要对他保护的龙番市市民犯罪了。
这一个吻来得又凶又急,带着点羞于出口的热切,吻得万分虔诚,情欲卷起滔天大波,来势汹汹地把两人推到同一处。
老秦千万不要这个时候把我推开啊……林涛紧张地盯住对方的眼睛。
秦明冷静地把他审视一遍,就在林涛以为自己的冲动已经被判了死刑之际,他开口问道:“你想不想一起发烧?”
“砰——”
林涛听见自己的心被击中的声音,用禁欲的表情说出这种话的秦明,到底是怎么做到不脸红的啊?
如果秦明能听到,他会说:你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也不见你什么时候脸红。
碰过冷水的手掌搓得发热,林涛才敢小心翼翼地捧住秦明的脸颊,发觉这个人真是烫得有些可怕。
“你好热,”林涛低低地说,“让我取会暖吧。”
“……闭嘴。”
秦明干脆揪着他的衣领吻上开合的嘴唇,对方的手掌已经从睡衣下摆伸了进来,还不敢太孟浪地在腰腹来回抚摸,冰凉的触感和身上的火热形成鲜明的对比,稍微缓解了体内的燥热。
Fin.


强行卡,明天晚上考完试继续写。

评论(18)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