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林秦】无声深处(超短)

*把之前写的一个段子改了改

*并没有什么实际内容的短小君



  “今天没案子,真好,我要回家陪我妈吃饭。”

  李大宝坐在办公椅上伸了个懒腰,嘻嘻笑着朝秦明挤眉弄眼:“老秦,那我先走了啊?”

  秦明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注意力依旧集中在手里的书,动作极轻地翻过一页。

  林涛早在半个小时前就急急忙忙地从法医科门前走过,大概是有约。李大宝走后,整间屋子都静了下来,只留下秦明一人。

  工作忙碌是常态,案子结束后难得清闲,但工作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另类的休息。
  太吵了,心底有个声音太吵了,只有全身心投入工作,才能忽略。
  “我的心思不为谁停留,而心脏总要为了谁跳动。——波德莱尔《恶之花》”
  秦明向来有读书抄录的习惯,这一日他心神不宁,错过了晚饭时间,也记不得到底在记事本上写了什么。回过神来,不知何时他抄下了这一句,黑色墨水在纸上微微晕开。
  他慢知慢觉地反应过来出神之际隐约察觉的动静是雨声,才知道心不在焉也可以这么彻底。
  暂时没有冒雨取车回家的打算,秦明捧着已经发凉的咖啡,安静地立在窗前,心底的声音又开始吵闹。
  ——真的太吵了。
  墨色夜幕之中,雨声可以掩盖很多声音,人体骨骼碎掉的轻响、女人的呼喊、幼童的哭泣。
  此时此刻,盖不过心底快要出口的,幻想过无数次的呼喊。
  窗半开着,冰凉的雨水落在他脸上,透过细密的雨丝可以看见,有人朝这边来。
远远地,那个人像是看见唯一亮着的窗户,匆匆赶来的脚步一住,招手喊了声:
  “老秦,我来看看你回去了吗——”
  太吵了,那个声音太吵了。
  秦明没去看手机显示的五个未接来电,只是想起还没告诉他,“我曾惧怕的雨夜,自沉冤昭告的那一天,你让我战胜了它。”
  顾不得回应,顾不得撑伞,甚至顾不得冷静,秦明知道他毫无遮挡地迈进雨帘,伸出的手抓住对方的手腕,雨水滑过嘴唇最后落入衣领,他知道他一定听见了那个声音。
   “……林涛。”
  你是灵魂深处的回声。 

  “老,老秦?”

  林涛显然是没料到秦明会这么做,他手腕一斜,不大的伞严严实实地把人与雨水隔绝开来,也隔绝住除他之外的声响。他的目光落在秦明苍白的手背,他曾无数次看见这只手握刀时平稳的样子,绝不像现在的轻颤。

  “林涛。”

  秦明又唤了一声,眉头紧蹙,神情竟有些脆弱,欲言又止,他难以遵照内心的想法。

  林涛静静地等待,他想,他也许知道秦明想说什么,这和他在许多个辗转的夜晚里想过的事情有了交集。他听见那个藏在他心底数年的声音再次响起,催促他去验证这千分之一的可能,他等不及想要一个答案。

  “秦明。”林涛回握住扣紧他手腕的指掌,微微倾身。

  雨伞掉了。

  他得到了他的答案。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