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这一天默教授终于夸了俏如来

喝醉酒的默教授和同事夸奖俏如来,扭头看见俏如来就在身后。
*梗来自凤非离,凤先生,非我原创。


默教授不沾恶习,不近女色,鲜少饮酒,作风十分正派,人尽皆知。但校内更为出名的却是默教授俊美儒雅的外貌,和一张说得人欲跳楼自尽的嘴。

“苍离啊,很好,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冥医杏花君如是说。

“老师待我严厉,是为了我好。”学生俏如来这般答道。

众人:“……”

“我与俏如来同感。”上官鸿信再抛下一句。

众人:“……默教授难得没有在人际关系上树敌。”

即便如此,默苍离默教授在校园里仍有“挂科杀手”一称,而他唯一亲传弟子俏如来凭个人坚持不懈的精神,以高于及格线十五分的成绩通过,暂列历年第一。

俏如来一二年级两年常带学生会跑工作,功课也未落下,加之相貌清秀俊朗,性格极好,可算是校园风云人物。像这样不论哪方面都表现优秀的学生,跟了哪一位有名气的教授都不见怪,却不曾想是默苍离——默教授竟破例收了入门弟子。且不谈默教授退回多少追随者的申请,就是他待人接物的犀利唇舌,及在学术上苛刻到近乎不留情面的要求,也吓退一群有自知之明的学生。

“为什么选你,你不是最优秀的人材,也不是最适合的人选。”默教授冷冷地丢下一句,随着话语而至的还是一份薄薄的书单,“十本书,一个月时间看完并写一篇论文。俏如来,不要问我怎么做,用思考代替发问。”

“是,学生会做到。”

年轻的学生低头去看纸张上的字迹,垂在额前的碎发遮住他细长的睫羽,投下一片光影,默教授背过身去,微微合起双目。

“苍离啊,你这样对俏如来是不是太严厉了,要知道那可是教授级才会研究的书。”冥医说道。

默教授头也不抬,专心把心思都扑在手里的书本,就这么又翻过一页,才说:“杏花,你还是改不了慈母心态。”

冥医无言,就让他这般说了。

总而言之,研一的俏如来绝对比同级生忙碌数十倍,分担了默教授的教学任务,承受默教授在人际交往上四处树敌的压力,还负责开解临近期末倍有挂科危机感的后辈,俏如来很忙。

喝酒,绝对是默教授今日的一个意外。

忘今焉从法国进修半年回来,中午十二点的飞机,十点过一分,九算除他一算的余下四人就聚在默教授的办公室外。

铁骕求衣:“你们还真有胆子,敢请他去喝酒。”

玄之玄:“老二,怎么说也是钜子,不请不应该啊。”

欲星移:“就怕钜子酒里下毒,别人都得知道我做鱼失败啊。”

凰后:“老五,做鱼失败,做人成功就行。”

办公室门打开,门外一众嘘声。

默苍离:“你们很闲?”

俏如来在办公室内埋头读书,默教授合起的门也合上九算往里张望的好奇心。

玄之玄:“钜子啊……”

默教授:“我知道了。”

拄着手杖颤巍巍走出的忘今焉险些没把胡子拽掉,他压低声音斥责道:“你们怎么把他叫来了?”

走在最前边,无人敢并肩攀谈的默教授突然住步,回身瞥了一眼再次嘘声的九算,淡声道:“忘今焉,看你也快该从系主任退下了,俏如来也是要开始为今后打算。”

忘今焉: “……”钜子,我这还能走能跑,你就开始打我的主意了?把这句话狠狠地咽回肚子里,忘今焉瞪了九算几眼。

有“九算之耻”一称的玄之玄戳了一戳欲星移的肩,欲星移摇摇头,唇语,老七,你最好闭嘴。

墨家钜子难得的沉默,甚至没有中途掀桌走人,这让九算多少意外,大着胆子劝酒。

明显已有醉意的玄之玄:“……钜子,不要拘谨,再来一杯……来一杯吧!”

被灌过一轮酒的默教授抬起双目,玉面飞红,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身子也坐得直,敛眉道:“不要让我指出你犯了几次错误。”

“……”

玄之玄表示,他酒醒了。

席上未沾酒的只有欲星移,他推辞说下午有课,逃过铁骕求衣的审视,而后自然担起送醉鬼(或许没有)回校的任务。

路上少不得一场唇枪舌战,该比的都比了,不该比的也有暗潮涌动,默教授冷着脸,一一把投过来的暗箭挡回。

“忘今焉,你对那黑头小子就像看护阿公。”

“钜子对学生的态度一向是非常严厉啊。”欲星移笑道。

默教授没有回话,目光如刀。

铁骕求衣接道:“俏如来的确令人佩服。”

不知是指对哪方面的佩服了,至少能在默教授唇舌之下存活,已经非常了不得。

“俏如来一开始就做了惊人的决定。”

“也很有意志呢。”

“……”默教授沉默片刻,破天荒地没有动用钜子舌,只是淡声说,“俏如来,很好。”

谁也不知道,这一刻默教授的心里在想什么,但欲星移知道,钜子可能是真的喝醉了。

“……老师。”

默教授神色一凌,立在原处,没有回身,没有应声。
“学生来送论文。”

俏如来腼腆地微笑,秀气的睫毛轻轻颤着,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窗在他肩头洒落金芒,好似就连太阳也多偏爱他一些。

“嗯,”默教授终于答话,语气听不出有何般情绪,“放进办公室。”

九算内心:钜子心情也许不太好。

当夜,默教授收到一条讯息。

“老师,学生知晓了。”

规规矩矩,一如俏如来的优等生形象。

默教授没有回复,而是按灭手机屏幕,抬指扶起眼镜,出神地凝视那份曾在学生手上待过的纸质论文。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