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发烧

*现代向ABO设定

*双A,默A,俏A

*有隐藏CP



「你自己说,总共犯了几次错误?」

「这……五次?」

「十九次。你还要我说给你听吗?」

 

俏如来挂断电话,窗外飘起晶粒般的小雪。性情温和的年轻Alpha刚在电话里被他的老师严厉地指出论文不足,并要求“半小时后面谈”,即便知晓学生仍在病中,默教授的话亦是不容置否。

俏如来系上围巾出门,恰好碰见苍狼去接下班的叔叔,很是感激地搭了一程顺风车。

“俏如来,需要我待会过来接你吗?”苍狼善意地询问,不忘添上一句,“你要多注意身体。”

“无事……”俏如来被厚厚的围巾遮了半张脸,露出冻得通红的鼻尖,哑声道谢,“我会考虑坐出租车回去。”

默教授和他约在家中见面,俏如来捏着记有老师住址的纸条转了一圈,最后停在墨绿色的铁门之前。

——是和老师一样的颜色呢。

俏如来心想,掩在围巾里的唇角微微扬起。

门铃响起,默教授应声开门,冷淡的目光落在俏如来身上,审视他今日的装扮。

“不是发烧?”默教授说。

俏如来点头应是,而后反应过来老师的话。默教授却没等他回答的意思,转身走回客厅。

“关门,换上拖鞋。”

俏如来是第一次来默教授的家,他稍显拘谨地换下鞋,在寻找拖鞋的空隙里偷偷打量老师家中的装潢。

简洁,小处亦有些人气,就像那扇装有狐狸门铃的墨绿色铁门。

不用想,也知道应是冥医前辈的杰作。

“俏如来。”

俏如来的目光触及一双毛茸茸的熊猫棉拖,是默教授端着茶走到他面前。

“你太慢了。”

房子供暖很足,空气里有清淡的木香。

——是默教授平日里克制得几近捕捉不及的信息素。

俏如来并未去追究这股相较平日明显的香气。

默教授坐在俏如来对面翻阅论文,后者勉强撑起精神,他正被发烧的高热煎熬。

“俏如来。”默教授一顿,抬眼向他瞥去,目光凌厉。

“……是,老师。”

“……”

年轻的学生显然是没发觉他不自觉释放的信息素漫在不通气的房子里。

在默教授的印象里,俏如来一向温和有礼,即便第三性别为上者,亦不见这般放纵信息素释出的情况。

“克制你自己。”

另一股更为强大的信息素拢住仍在四处漫延的竹香,默教授疏离而隐忍地教导他的学生收敛。

“老师……”

两股Alpah信息素相撞,处于下势的一方被制。

俏如来昏昏沉沉之际,恍惚感觉默教授带有低温的手掌贴在他额头。

 

 

——青松修竹。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