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砚俏/军兵】论卧底的自我修养(02)

*军兵上线,砚俏损友模式正在开启



砚寒清回来的时间很巧,给俏如来包扎伤口的雪山银燕前一刻刚离开,留下他一人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
俏如来微微偏头,注意到他手上的花盆。
“我收拾大楼时发现还在,就带回来了。”砚寒清说。先前缀着几点淡黄色花蕾的番茄蔫蔫地伏在花盆边沿,看上去无精打采。
他可能很喜欢吃番茄吧。俏如来想,可一转眼,砚寒清就把花盆放在了俏如来的办公桌上。
“送你吧,绿色有益于保护视力。”
“……”
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俏如来放弃了和砚寒清讲道理的想法,他把文件放进抽屉上锁,轻轻蹙起眉头,说:“我的手臂受伤了,提不起重物,能麻烦你帮我把行李拿到房间吗?”
想来也不是什麽难事,砚寒清爽快地答应了。但是当他站在贴着“故障停用”标志的电梯间前,他开始怀疑俏如来为他挡下那一枪是因为知道电梯停用。
“十七楼,砚寒清,你加油。”



风逍遥从审讯室里出来已经夜深,袭击者牙关很紧,他翻来覆去地审了几个小时也毫无进展。年轻的警官打了个哈欠,打算先回办公室拿上制服外套再走。
楼道里依旧有人往来,风逍遥一边和路过的同事打招呼,一边推开房门,手掌贴在墙上摸索电灯开关。
不对,房间里还有人。这个念头闪过只在0.1秒,极短的时间内他做出了反应,但是对方比他更快,在风逍遥没来得及发出声响时便捂住了他的唇,悄无声息地合起房门。
“安静。”
“……哇靠,老大仔你这么突然……躲在我办公室里是要吓死我啊,我以为我今天就要被分尸了!”风逍遥在黑暗里看清铁骕求衣的脸,委屈地喋喋。
铁骕求衣哼笑一声,像拎著幼猫一般捏著风逍遥的后颈,果然,猫儿很快就安静下来,眼睛亮亮地看著他。
“是说,老大仔你怎么一点消息没有就过来了?”
“这是专案组的保密项,这段时间我暂时有个代号。”
“是什么?”
“御兵韬。”
“……这个代号跟不用代号有什么区别?”
铁骕求衣瞥了他一眼,风逍遥就乖乖地闭上嘴,从男人身上溜下来,转身去打开了灯。
明亮的灯光一瞬照亮房间,风逍遥看见铁骕求衣敛眉,平日里冷硬的神情有些许松动,此刻他们静静对视,风逍遥心内的不安突然就平息下来。
铁骕求衣来了,有他在,事情都能解决。风逍遥从未发现,不知早在什麽时候,他对他已是毫无保留地信任,信任这个在他十六岁那年把他带回军队的男人。
“老大仔。”
铁骕求衣拎起风逍遥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应了一声。
“我总是感觉,有你在的话,好像问题都有办法解决。”
男人的眉心一跳,面色是一贯的沉稳,滴水不漏,他在等待他的下言。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不是埋怨,不是示弱,铁骕求衣明白这只是猫儿在对他撒娇。这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兵长,他看他褪去青涩,逐渐成长为能与他并肩的人。
“我相信你,”铁骕求衣回答,“但也会担心你。”
风逍遥松了一口气,从铁骕求衣手上接过外套,两人同行。
“我送你回去。”
“老大仔我又不是小孩咯,你还担心我走丢啊。”
“那就算了。”
“不行!”
未眠的明星在他们身后洒下一地星光,尾音都消散在风中。


俏如来伤在左臂,暂时停了日常训练,砚寒清却常常见他在训练场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砚寒清刚结束了十靶的射击,他偏过头,正巧撞上俏如来的目光。俏如来似是在打量他,又似乎只是在思考,就在砚寒清把结论倾向于后者时,俏如来开口:“你射击的角度不够精准。”
“是。”砚寒清回道,坦然接受这个评价。相比普通的警员而言,这样的能力已是极限,而他是一名狙击手,在这方面的缺陷只会被无限放大。
对于狙击手来说,细微差错的结局就可能导致失败,甚至死亡。
俏如来凝神看了他片刻,又说:“但你的预判……在我见过的人里,无人能比。”
从砚寒清在不足一秒的时间里,准确地判断出那枚射向他的子弹的轨道起,俏如来就隐隐有了猜测。
“试试十靶?”
砚寒清侧过身,把枪让出给俏如来,示意他自行方便。
“我还是个病号。”
话是这般说,俏如来的手指已经稳稳地托住M40的枪身,微微俯下身体。他的左臂隐约作痛,而面上的神情如水沉静。平日掩在发后的后颈完全展露在阳光下,线条之优美可比出自大手的雕像。
砚寒清就这样静静地瞧了一会,待他回过神来,俏如来正射出最后一发子弹,正中快速移动的木靶中心。
“你的预判也不差。”
“比你还是差。”
俏如来直起身,看向显示屏上的红色成绩。
“我们不是非得在这个方面上比高下。”砚寒清说。
“我们是搭档。”俏如来回答。
两人相视而笑。
半小时后,俏如来和砚寒清站在了枪械室内,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放下了手枪的最后一个部件。
——拆解和组装手枪。
“好像没分出胜负,再来一次?”
俏如来摇头,把自己手上这把被拆得七零八落的手枪交给砚寒清,微微一笑:“手臂疼,麻烦砚仔帮我装回去吧。”
砚寒清认命接过零件,漫不经心地重组手枪,而俏如来回身倚在桌沿,漫漫地回想砚寒清在训练场上的表现。
他是否还有保留?有伪装的可能吗?
砚寒清把枪放回架子,在枪械室的管理员登记他们的身份时,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据我了解,你好像一开始并不是狙击手吧?”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