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迷雾森林



“您好,请问有人吗——”
俏如来在这片弥漫着浓雾、阳光难以穿透的森林里迷了路,他穿过潮湿的沼泽地,走过遍地荆棘的荒路,最终抵达这座高塔。
尽管并非他本意。
高塔无声,森林里静悄悄,好似除了他和潜伏在沼泽地的鳄鱼,再没有其他活物。
俏如来绕着高塔走了一圈,才发现在几乎长满青苔的壁面,隐约可以看出有一扇木门。
——看起来主人并不常出门。
“请问——”
“安静。”
俏如来被吓了一跳,叩门的手一顿,惘然地寻找声音来源。就在他把一切归于幻听之后,高塔的主人(目前暂时这般称呼)又开口道:“离开。”
俏如来这下确定,主人不仅不爱出门,脾气似乎也不太好。
“您好,”他依旧文雅有礼,“我是路过的吟游诗人,在森林里迷路,您能给我指一条离开的路吗?”
高塔主人再度沉默,一切又回到先前的沉寂。俏如来立在高塔之下,仰脸去寻找塔上可能窥见的窗口。然而,并没有。
“停止你无意义的思考。现在,马上离开。”
一枚墨绿色的硬币突兀出现在俏如来脚边,待他俯身拾起,硬币骤然化成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径直往前飞去。
俏如来紧紧跟随,在高塔即将消失在身后之际,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散发着陈旧气息的高塔。
第一次是误入,第二次就是故意为之。俏如来循着先前的道路,再度站在高塔下。他穿著素白的长袍,兜帽掩去那一头堪比雪白的发,静默地合起双掌。
“你怎么又来了,我让你离开。”
高塔主人的声音低沉,俏如来几乎可以想象他脸上的神情。
“我来归还前辈的硬币。”
前一次俏如来跟随硬币化成的蝴蝶走出浓雾森林,而后蝴蝶又变回硬币,被他珍惜地收藏。这般精巧,定然贵重。
“不必。”
这一句话后,不论俏如来如何叩门,高塔主人再无回应。
年轻乐观的吟游诗人盘腿坐在门边,翻开手里的书籍,快乐而安然地念起他最新创作的诗篇。
风吹过,偶然有日光透过浓雾投落在俏如来的颊边,他目光温柔,神情专注。
“世间的一切,由爱创造……”

俏如来第七次踏入这片他曾经迷路的森林,事实上,他现在已经不会迷路了。吟游诗人有记日记的习惯,每次与默苍离交谈过后,那一日的篇幅总会比平日长。所以,次数也就记得格外清楚。
忘了说,默苍离是高塔主人的名字。
默——苍——离。这三个字被含在俏如来的舌尖,每每念出,总有万般风情。
“前辈,这一次我要到北方的大陆游历,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俏如来温温地说,眉头却是不自觉蹙起,他斟酌着加上一句补充,“可能是一个月,或者是三个月,总之,会尽快归来。”
“不必,”默苍离说,“做你想做的。”
就在俏如来以为默苍离不会再回话时,一面铜镜被墨绿色的蝴蝶簇拥著落到他面前,指尖触及,那些如梦如幻的蝴蝶化成一阵风消失。
“用思考代替发问。”说完这句话,默苍离再也没有回答俏如来的问题。
俏如来微微笑起来,仔细地放好这面铜镜,向高塔鞠了一躬:“我会尽快回来的,前辈。”
在前往北方大陆的路途上,俏如来有幸结识了英勇帅气的龙骑士、美丽可爱的药剂魔法师、沉默寡言的信徒,他们无一不叮嘱他从林的危险,而俏如来只是微笑道谢,并不动摇心里要抵达从林的决心。
——他在书上看过,北方从林里有一株美丽的血色琉璃树,凡是取下琉璃珠的勇者,守护神会现身满足他一个心愿。
而误食夏娃果又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
漫长(实际上只有三日)的情热期终于过去,俏如来勉力拨开黏在鬓边的发丝,浑身湿透,宛如自水底捞起。
他已经三日没有与默苍离交谈,不知道那位高塔里安静的魔法师近况如何。
阳光透过山洞的藤蔓,投落在俏如来的身上,而他没有注意到,一直沉寂的铜镜泛着淡淡的光晕。
不得不说,天运总是有所偏爱,年轻的吟游诗人在进入从林的第五天发现了血色琉璃树。没有穷凶恶极的守护兽,也没有主人设下的重重障碍,他如愿取下琉璃珠,却迟迟等不来守护神现身。
只是普通的琉璃珠而已。
俏如来启程赶回故乡,这是他出门的第三个月。不知为何,自他离开北方从林,镜子就再也没有给他回应——具体的说,是默苍离没有回应。
他忐忑地站在高塔之下,掌心攥著琉璃珠,希望得到默苍离安好的消息。这一次他没有等太久,门,开了。
他在蝴蝶的引领下踏入高塔,眼前所见与想象里的一切都不同。墙壁上代替日光的水晶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塔里堆满书籍,有一条长长的楼梯通往最高处。
“俏如来,上来。”默苍离冷淡地说。
这是相熟后默苍离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让俏如来不禁想,他或许正在生气。
蝴蝶散去,俏如来在墙壁上取下一盏水晶灯,缓慢地往上走。
“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
俏如来停住脚步,站在倒数第二级台阶上,心跳渐渐加快。他看见默苍离,以及……他身后的血色琉璃树。
默苍离面容俊秀,苍绿色的长发几近要融入一袭华美的长袍之中。
“现在,解释夏娃果的事。然后,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心愿。”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