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芙蓉根(01-04)

※默俏,不逆不拆,無三角關係

※民國時期,設定架空,有BUG可提出

※520發,預示絕對不會是BE(XD




>>>1


史精忠推門進去時便看見默蒼離正在與忘今焉談話,他指尖一顫,不動聲色地掩起捏在指間的信封。而默蒼離見著,只是擺擺手,從他手裏接過來,大大方方地擺在辦公桌上讓須發半白的老頭子看。

“回絕,我不見。”默蒼離淡淡道。

“對方是日政府的高級指揮官,指名要見大學堂的默教授一面……”

“需要我再重復一遍嗎?”

忘今焉頓一頓,欲言又止,終究只是收起攤開在桌面的邀請函,拄著柺杖顫巍巍地走了。

“是那邊來的信。”史精忠說。

默蒼離點頭,示意他不必再說。

信封上寫的是默蒼離好友杏花君的名姓,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

默蒼離打開了信,粗略掃過幾眼,沉默著把信件丟進寒冬里作取暖用途的火盆。紙張被火焰吞噬,很快就只餘下一團灰燼。

史精忠見他面色不佳,亦能猜測出幾分情況,大抵是軍統那邊傳過來的消息令人失望。

辦公室裏靜悄悄,默蒼離合目沉思,而史精忠埋頭苦讀——默教授的講義向來是他年輕的助教準備的。

兩人對坐無言,史精忠握拳抵唇輕輕地咳嗽一聲。他在月前一場大寒里受了些風,先是感冒,後是低燒,纏綿了半月未去,這會竟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默蒼離的面色稍霽,目光越過史精忠的肩頭,遙遙落在那一盆幾近枯黃的木芙蓉上。

“你帶回去。”

丟下沒頭沒腦的一句,未待史精忠從書海里抬首,默教授起身徑直去抱了那盆木芙蓉。

學生驀然從懵懂里醒悟過來,覺出點專屬於老師的溫柔,一句感謝的話含在舌尖斟酌百回,才小心翼翼地道出。

“這裏晦氣,忘今焉以後少不了來磨嘴皮。”

史精忠輕輕笑出聲,點頭應是。

默蒼離靜默地打量年輕人稍顯蒼白的面容,終於下定開口的決心,說:“今天你早點走,講義放著。”

“老師明天上午不是有課……”

“帶上花再走。”



>>>2


史精忠系上生辰時從母親手裏得到的禮物——一條羊毛圍巾,回身便見默蒼離穿上大衣,正是要出門的裝扮。

“老師也要回去了?”

“嗯。”

他們默契地並肩同行。

下了幾日的雪,校道上的人並不多,師生二人踏著厚厚的素塵,偶爾低聲交談。

“關於那位指揮官的邀請。”

“老家夥一心想讓我去見他。”

“老師呢?”

“避之不及。”

談話至此停住,默蒼離放慢腳步,目光也從前方移開,落在路邊。

這幾年來的磨合讓史精忠僅在一個眼神里就能猜出老師的意圖,他在心裏偷偷地笑了一笑,微微仰起臉問:“糖炒栗子?”

他從未知曉老師竟然也會對此有興趣。

五分鐘后,史精忠從默蒼離的手裏接過一袋剛出爐尚燙著的糖炒板栗,而他懷裏抱著的木芙蓉又回到默蒼離手上。這讓史精忠感覺有些無措,求解般望向老師。

“拿著。”默蒼離言簡意賅,似是不願繼續話題,率先邁出一步,把史精忠落在身後。

糖炒板栗溫溫地燙著學生的指尖。



>>>3


這天夜裏,雪落在窗臺,史精忠做了一個夢。

木芙蓉灼灼地開了數枝,綴滿了整個夏天。



>>>4

年熱熱鬧鬧過去了,初春靜靜地來。

托那盆木芙蓉的福,史精忠的風寒好得八九成,年輕人又如春日里抽枝的柳樹,精神奕奕地回到學堂。

儘管此時學堂尚未開學,已有學生陸陸續續地返回,學堂的圖書舘便開放給歸校的師生。

史精忠坐在靠窗的座位,單手支頷,在筆記本上記下一段。

“木芙蓉,花、叶均可入葯。芙蓉根,功效:清热解毒;凉血消肿。”

他漫漫地想,這盆木芙蓉平日裏只有他澆水,默教授仿若不食人間煙火,哪裏懂得討好植株,說是送給他,怕是當燙手山芋丟了。想到這裏,年輕人忍不住微笑起來,唇邊洩露一點不為人知的心事。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