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金光布袋戲】名偵探默蒼離和他的助手俏如來

※不要太認真,不要太認真,不要太認真

※只是個腦洞產物,腦洞來自七赤大大
@七弦声冷屠苏暖 


>>>1

“警長,接到一起報案。报案人情緒緊張……”

“玄之玄,如果你再學不會說話抓重點,那麽我會考慮換一個人負責你的工作。”

“……是,警長。死者名為忘今焉,六十二岁,十分鐘前被鄰居無情葬月發現死在家中,現場封閉,並無他人強行入室的痕跡。”

“我知道了。”



>>>2


“您慢些說,別害怕。”

俏如來正在給报案人無情葬月錄口供,出於善意和平日裏的經驗,他開始工作時總是會習慣性地安撫報案人的情緒。

無情葬月:“啊?你是誰,你為什麽要我說話?你手上拿著筆,是說要記下我的話,你是不是想殺我?”

俏如來:“……”

他停下手上記錄的動作,溫柔地拍了一拍無情葬月的肩頭,說:“修儒,把無情葬月大哥帶去那邊休息一會。”

破案過程中難免碰上神——不是,特殊的人,即便法醫對活人的腦子沒轍,到底也還是醫生。

俏如來暫時把工作改為指揮警員疏散在別墅外圍觀的群眾,他站在死者居所的大門之外,仰起頭來打量別墅的全貌。

嗯,挺好看的。

“俏如來。”

默蒼離的聲音從對講機里傳出來,帶著點含糊不清的沙啞。

“帶上兩位警員,進來。”



>>>3


屋裏人不多,死者暫且沒有被移動,僅是畫出了輪廓線,法醫杏花君正在檢查屍體。

“這個老頭子……有點沉。”杏花君如是說。

默蒼離雲淡風輕地下達指令:“把屍體搬上車吧。”

跟隨俏如來進屋的兩名小警員依言把死者的屍體搬走了。

“警長,發現什麼可疑的情況了嗎?”

俏如來瞭解默蒼離的習慣,他在他淡淡望過來的一瞬,遞上了手套。

默蒼離一頓,而後接過手套,回身去領著俏如來走到陽臺。

“陽臺的門窗有撬動的痕跡,但是很明顯,有這個企圖的人失敗了。”

“警長是在懷疑這是一起蓄意殺人案?”

“證據還不足以支撐這個說法。”

“我剛才在別墅外走了一圈,死者喜愛養花,四周都种有同一種花。”

“清晨剛下過雨。”

“也就是說,假設這是一起謀殺事件,兇手進入別墅,都會留下泥土的印記。”

“但是現場並沒有發現泥土。”

“兇手很可能是潛伏在別墅里。”

默蒼離和俏如來对视一眼。

“不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性。”



>>>4


“無情葬月大哥,能說明你為什麼會有死者忘今焉家的鑰匙嗎?”

“老頭子前晚說要出遠門,就把鑰匙交給了雪霏……你們都看我幹嘛,我只是偷出來玩,開門進去就看到老頭死透透,很嚇人的噢!”



>>>5


“玲瓏雪霏小姐,可以向我們說明你和忘今焉的關係嗎?”

美麗的女子欲言又止,轉過臉去看坐在身旁的荻花題葉。

荻花題葉握住了她的指尖,目光眷戀而深情。

俏如來以一種“當然是原諒她”的眼神看了兩人五秒,善解人意地加上一句:“我們絕對不會對外透露你和死者的關係。”

“我和他……”

“是父女啊。”

“……”

荻花題葉綠油油的臉好像又變回白色了呢。

>>>6


對不起作者扯不下去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