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第三支舞曲·后续

前前篇:发烧

前篇:第三支舞曲

※ 因为某天七赤大大提到了根据青松修竹四字脑出来一辆车,所以就有了这篇产物(喂)

 @七弦声冷屠苏暖 




黑暗之中,一人等在楼梯转角。

「看来本师的担忧成真了。默先生,三楼第一间,可带俏如来前去休息。」

默苍离脚步不停,淡声回答,「谢谢。」他一路避开来客,照赤羽的指引,推开房间的门。

「身体还好吗。」

俏如来浑身发烫,信息素如不可控的潮水外涌,绵绵地萦在默苍离身畔。他此刻呼吸急促,只能勉强地点头迴应。

默苍离动作一顿,半搀半抱地把人带到床上。

第三性别同为Alpha,信息素本能排斥。而默苍离素来寡欲,信息素鲜少外露,青竹的清香萦绕身旁,犹能自持。

他微微敛眉,似是有些不解。

多数Alpha都有极强的领地意识,信息素接触时总是会有本能的排斥反应,俏如来的信息素却能契合地融入默苍离的信息素之中。

「老师……」

俏如来的意识处于清醒与混沌之间,他似是在做一场梦,梦里铁马战车、杀伐声响,高山之巅,他步步紧随在默苍离身后,听他用冷酷无情的声音分析战势。正待俏如来欲要听清默苍离所言,景象已改,在血色琉璃树下,他跪地请求隐者收他为徒。风来,琉璃珠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在。」默苍离听闻俏如来的唤声,轻轻地握住他的指尖。

另一股总是冷冷淡淡的松香包裹住正经历难耐情潮的俏如来,温柔而强势。

青松修竹,月下交缠。

默苍离探手去拨开俏如来鬓边的发,见他望来的目光脆弱又柔软,知他此刻倍受煎熬,心中愈发怜惜起来。

「老师。」

俏如来的睫羽轻颤,眼底含著些薄薄的泪水,双臂渴望地攀附在默苍离的肩上,把脸颊挨了过去,喃喃道,「我和老师在一起……」

这几近是一声哀求了。

默苍离拨弄他细软的发,又说,「我在。」

俏如来无声地落下眼泪,湿漉漉的嘴唇吻住了年长的恋人。

房间里的松香骤然浓郁,默苍离轻叹,将俏如来压回床上,哑声问,「想好了?」

没有迴应,再度迎上来的嘴唇就是俏如来的答复。

默苍离没有再踌躇,如一名博识好问的学著,仔细研读俏如来身上的每一处。他的指尖抚过他腰间的肌肤,这双手亦温柔地为他拭去面上的泪,俏如来安心地把自己投身于名为默苍离的辽阔海域。

衣衫半敞半敛,眼尾犹似带泪,俏如来如一叶小舟,在潮水的推送下缓缓攀上高峰,呼吸加急,身体发软。

默苍离此时俯下身去吻他眼角的泪水,手上动作是与此不相符的孟浪。

身体贴近得不可分离的一瞬,清冷的松亦锲入竹内,如水相融。

俏如来在汹涌的情潮里低哑地叫出声来。

Alpha的身体并不适合包容他物,默苍离是初次造访的来客,礼貌地叩问主人。

「你疼吗?」

俏如来微微摇头,信息素亦如被驯服的猫儿,依顺地伏在默苍离的身侧。

默苍离便不再忍,要他愈发灼热。

白玉衬苍色,两相销魂。




翌日,俏如来醒来。不大的动静惊动倚在床头看书的默苍离,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神态懒散的学生,「杏花,他醒了。」

冥医自门外探入半边身子,很快带著医疗箱进来,熟练地给俏如来换水。这时俏如来才发现,床边立著个小架子,正是悬挂吊瓶的作用。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脱水。」冥医偷偷地笑,边向一旁无甚表情的默苍离挤眉弄眼。

俏如来听懂冥医的意思,面一红,讷讷地说不出话,扮作专心地研究吊瓶的模样。

默苍离倒是没什么反应,「辛苦你了。」也不知是在同谁说说。

「舞会……」俏如来此时想起昨夜舞会的混乱场面,忧心问道,「问题解决了吗?是否……」

「这是温皇要解决的问题,不必多想。」默苍离打断俏如来的话,指腹贴在他颊边轻抚,「我在。」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