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奉天逍遥】无题

※奉天逍遥小剧场之有一天天迹看了OOC的同人文(喂


午后时分,君奉天照例处理儒门事务,神毓逍遥抱着本不知从何处得来的书,挨在君奉天的身侧看。


众所周知,神毓逍遥是最坐不住的活发性格,也只有遇上君奉天,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黏上一整日也不觉无趣。


「压着我的袖子了。」执笔的手一顿,君奉天淡淡道。


「哈……」


神毓逍遥没应声,他抱住薄薄的书,肩膀抖个不停,明显是一副努力忍笑的模洋。


迟疑片刻,君奉天终是没再开口。这会神毓逍遥却回过神来,把脸凑到他面前,软声唤,「师弟。」


「嗯。」


「师弟,你就说你只爱离经,根本就不爱我!」


这是吃的哪门子醋。君奉天略一迟疑,正欲开口问他是否午饭吃撑堵在脑子,又听神毓逍遥来了一句。


「你快说你只爱别人,你一点都不爱我!」


「我……」


「奉天——师弟!你回头看我一眼好不好,你回头看一看师兄吧,奉天!」


君奉天无言,腕间一抖,墨迹在纸上缓缓晕开。


神毓逍遥把脸埋在君奉天的肩头,佯作痛哭,仔细瞧去,拙劣的演技任是谁也猜得出正偷笑呢。


君奉天这下确定这常年不着调的师兄又犯病了,便俯身去握住他执卷的指,把书摊开了细细地看。



「神毓逍遥紧紧抱着君奉天,把脸埋进他怀里,失声痛哭,师弟,你心里是不是没有师兄啊!你是不是一心只为了离经!师兄的心好痛,好痛!」


「……」


「奉天,我演得像不像?」


「嗯,本色出演。」


神毓逍遥方止住笑,这会又笑起来,直直倒入君奉天怀里,仰脸去抚他无澜的唇角,「是不是在想,师兄又胡闹了?」


「是。」君奉天坦言。


「真不担心我吃醋?」


君奉天凝神望了他片刻,并未作答。


他们并肩行过万里河山,走过绝险之地;他们一起看浩渺的星空,许下此生携手仗剑天涯的诺言;他陪他受罚,陪他下山喝酒……


这些事情,仿若昨日,然世间时光,已过百年。昔日少年鬓髮成霜,而眉眼依旧。


他记起年少时玉逍遥在身后唤的一声「师弟」。彼时他回身,少年意气风发,面容如玉,只这一眼,足够他在百年里漫漫地想念。


「你不会。」


神毓逍遥微微一笑,眉目间尽是情深,他轻轻地吻了一吻君奉天的嘴角。


「我不会。」


你早知道只有一人能与君奉天并肩。


奉天逍遥,此生并肩仗剑,无悔。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