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奉天逍遙】端午

※ 奉天逍遥小剧场之吃粽子

※ 依舊短小

※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



「像这样,先把外边的衣服脱了……」

「嗯。」

「好看吧,是不是白嫩嫩!」

「嗯。」

……

听到此处,云徽子一时心神激荡,他没想到光天白日之下,大师兄居然带着云海仙门的正气顶梁柱二师兄做此等伤风败俗之事!

「二师兄,我来——」他登时一脚踹开虚虚掩起的房门,救字还没出口,便见屋内两人并肩而坐,一位笑意吟吟地望着大开的木门,另一位面上则无甚表情,目光淡淡。

「哎呀,是小默云,闻到粽子的香味所以过来了吗?」神毓逍遥说。

「……」

二师兄,为什么你和大师兄要对着一颗粽子说那样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这句话断然是没胆子说出口的,云徽子勉强挤出一声笑,胡诌出一个借口,匆匆离去。他临走前不忘多看神毓逍遥一眼,提醒他别带坏正道栋梁二师兄。

「看小默云的眼神,很是为吃不着粽子而惋惜啊。」

君奉天应了一声,又垂目去研究白白胖胖的糯米。

「你做的。」肯定的语气。

「师弟真聪明,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师兄的手艺,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该喊声师兄来表达内心的感动——」神毓逍遥话唠的本色这么多年来也未改,在君奉天面前更是住不了嘴,此刻得意非常,「夸奖的话就别说了,先尝尝味道。」

「因为,糯米漏出来了。」君奉天道,倒是很不嫌弃地捧起被剥下层层粽叶的粽子,启唇咬下一口。

「那就别吃。」

话是这么说,也没见神毓逍遥抢回粽子。

「太咸,米粒很硬。」

「咦,我尝尝……」神毓逍遥把脑袋挨过去,就着君奉天的手,在粽子上也咬一口,不偏不倚,就在已经少了一角的地方,「盐放多,煮糯米时锅子水干了……奉天,你别吃了!」

「无事,不能浪费。」





是夜,神毓逍遥刚沐浴过,趁四下无人,大摇大摆地溜进君奉天的房间。

「奉天——啊。」

「外衣披上,你不能吹风。」

君奉天原是坐着,见神毓逍遥散发入屋,不由轻叹一声,起身找来干布为他擦拭未干的髮尾。

早时落下的病根,现下被君奉天小心呵护,就连神毓逍遥也常忘记发作的病痛,恍惚觉得他们依旧是往昔的少年。

神毓逍遥懒懒躺在君奉天的腿上,仰脸去握住一绺自他颊边垂落的髮丝,一下一下地把玩。

「奉天,我有时候觉得,一生就这样过去也好。」

君奉天轻轻地应了一声。

「好像很多东西握不住,最后……师兄只握住了你。」

「我在。」

「师兄我……」

君奉天难得出言打断神毓逍遥未完的话,「明年的粽子让我来包。」

神毓逍遥一愣,又微微地笑起来,转身把整张脸都埋进君奉天怀里,半是撒娇、半是爱语,「有奉天在,年年端午都不需要我担心了。」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