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兔狼/苍千】告白之前

*疯狂地想写这个脑洞,就有了产出


千雪孤鸣被家里催婚了,准确地说是他大哥颢穷孤鸣自作主张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

“王兄,我才二十八岁,麦着急……”

“千雪,你都二十八岁了,看看你兄弟藏镜人,女人都出生好几年!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

千雪孤鸣语塞,想起藏镜人和女暴君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架势,不由得滴下冷汗。

“王兄,我不去!”

“你不去我就把你名下所有银行卡都冻结。”

翌日,千雪孤鸣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在了温皇饭店的雅间。那个一向懒得出门,瘫痪在软榻上的黑心温仔得了消息,带着凤蝶来看笑话。

“温仔,你也是万年单身汉,就麦说风凉话了!”

温皇轻摇羽扇,笑得是风流无比:“我有凤蝶这个女儿咯,不需要结婚生孩子。”

千雪孤鸣忍下跳起来打他一拳的冲动,翻白眼道:“我也是凤蝶的义父好吧。”

“耶,我和你没有可比性,我又没有催我结婚的大哥。”

“……死人骨头黑心温仔。”

女方来得准时,确是精心打扮过,谈吐亦不凡,抛去相亲这个目的不说,千雪打心底是喜欢。

一顿饭吃得和睦,颢穷孤鸣看千雪的反应还算正常,也就不吝啬地夸赞几番,并约好下次见面的地点和时间,完全无视拼命使眼色打手势的千雪。

“哈,我看千雪好事将近了。”温皇说。

凤蝶想,你就是幸灾乐祸不腰疼。

苍狼早晨借了千雪孤鸣的车去开学讨会,正好是这个时候回来,千雪给他拨去电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就在饭店门口等。温皇懒得出门,直接让凤蝶送客,这对义父女站在温皇饭店门口闲聊。

千雪孤鸣早年救下流落街头的凤蝶,虽说一直寄托在温皇身边养大,感情却比旁人深厚。

抱着慈父心态,千雪孤鸣禁不住八卦:“凤蝶,你觉得苍狼怎么样?”

“义父,我有剑无极了。”凤蝶头疼答道。

“哎,我们家苍狼哪里都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女朋友。”

“义父就别担心了,你不也是二十八岁还没结婚。”

“话是这么说……”

俗话说,皇上不急太监急,千雪孤鸣在这一刻深深体会到他大哥的心情。就怕家里的白菜没猪拱啊!

“王叔。”

苍越孤鸣把车缓缓停在路边,摇下车窗来叫了千雪一声。

千雪孤鸣和凤蝶道别,弓身钻进车里,坐在副驾座上。苍越孤鸣侧过脸来看他动作,非常自然地伸出手去系上安全带。

“王叔,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你想去看吗?”

“别人送的票就要看,正好我今晚无事。等一下,干嘛约王叔去噢,去约上次和你走在一起的那个女孩,王叔见你们关系不错,是不是……”

“王叔,麦乱讲,我们是朋友。”

年轻人轻轻叹气,又笑起来。

时近傍晚,两人先去吃了晚饭,依旧是千雪孤鸣选地方。千雪吃饭从来不挑,唯一不好的就是不会吃鱼,每每奉上和鱼有关的菜,总能用一双筷子把鱼肉戳得七零八落。苍越孤鸣把他面前的盘子拿过来,筷子使得灵巧,轻松挑出鱼刺,白嫩嫩的鱼肉摆到千雪面前。

千雪孤鸣习惯了享受侄子的贴心,心安理得地任他忙活。

距电影开场的时间不远,苍越孤鸣兑好票,在服务台买了份观影零食,千雪探过脑袋来看,直接从他怀里掏爆米花吃。

“和苍狼出来就是舒心。”千雪孤鸣不禁感慨。

被提及名字的年轻人抬目看向他,注视时的目光温和而专注。

电影放映到一半,渐入高潮,苍越孤鸣感受到座椅扶手上有一道淡淡的蓝光亮起,是千雪的手机来了消息。

千雪孤鸣舍不得把视线移开,手肘碰碰苍狼,示意他把屏幕按灭。

苍越孤鸣欣然代劳,垂目去摸手机按键,对方此时恰好又来了一条消息。

“今天很开心,不要忘记我们下次的约定,千雪:P。”

没有署名。

他隐约回想起上次和父亲通话,提及过王叔的婚事。依父亲的性子……怕是给王叔安排相亲了。

苍越孤鸣苦笑,心事重重。

初冬的天还不太冷,苍越孤鸣和千雪孤鸣顺散场后的人流往外走,千雪仍在眉飞色舞地谈电影精彩的情节。苍狼不时回答,偶尔微笑,却又难掩眉间失落之色。

车停得远,途径游乐园,缀在围栏上的彩灯映得暖意融融,苍越孤鸣心里一动,突兀开口道:“王叔,陪我坐一次摩天轮好吗?”

千雪停住话头,很是迷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突然想坐这个……”

“王叔,陪陪我,好吗?”

这是一句柔软而诚恳的请求,苍狼自小就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很少会向他要求什么。就这一句,千雪孤鸣心里很软,几近是不假思索地应了下来。

游乐园里的人并不多,大多数是甜蜜约会的情侣,也有带着孩子来的父母,千雪孤鸣和苍越孤鸣两人并肩走在一起是有些特殊的了。

在摩天轮前排队的人应是已经等了一阵,在千雪和苍狼来之后不见再来人,失去耐心后纷纷散了,只余下他俩依旧现在摩天轮下。

苍越孤鸣仰头看伫立不动的摩天轮,神态柔和,嘴角微微勾起。

售票员看也是晚了,索性收了票,大度地为这最后两位客人打开摩天轮。

“很幸运啊,只有两个人的摩天轮。”年轻的女孩朝他们眨眨眼,“这么晚了还过来,我就给你们开一次吧。不用道谢——我叫飞渊,人称游乐园女侠。”

摩天轮缓缓开启,千雪孤鸣站着去看逐渐远离的地面,万家灯火。

“记得你小的时候,我也带你来过一次。”千雪说。

“是,苍狼还记得。”

“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小时候还是个害羞得见我会脸红的孩子。”

千雪孤鸣把手掌贴上透明的玻璃窗,念念着笑了起来,剑眉飞扬。

“王叔。”

苍狼听说,同登摩天轮的情人在最高处告白,会得到最真挚的祝福。那我和你……也是吗?

苍越孤鸣没有把话说出口,他站在千雪孤鸣身后,微微低头去看年长者的发顶。不知何时起,他已经比他高一点了。一枚银制的星星紧紧地贴在苍越孤鸣心口,这是他成年礼上千雪送的礼物,被他视如珍宝,小心翼翼地随身携带。

——也像,感受珍视之人的气息一般。

“是说怎么叫了我,又不说话?”

千雪孤鸣不解地回过头,正好对上苍越孤鸣如星辰般的碧蓝双眼,这种温柔而脉脉含情的目光他常注意,本以为只是年轻人特有的多情,气氛使然,他恍惚明了三分。

苍越孤鸣的手掌覆在千雪的手背,五指贴着薄薄的肌肤扣入指缝,缓慢收紧,妥帖的温度传递过来。

摩天轮升至高空,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千雪孤鸣的额上,他听见苍越孤鸣在耳边轻轻地说:

“我很高兴。”


【兔狼】做飯

“好,好,王叔会自己做饭,麦啰嗦咯。”

千雪孤鸣挂断电话,想了一想家里冰箱剩余的食材,脚下调转方向,回家之前先到菜市转了一圈。

肉要买,蔬菜也要买……水果再带些。

“千雪老师,今天一个人来啊。”

卖菜的阿婶如往常热情地和千雪孤鸣打招呼,不忘往他布袋里塞几把新鲜蔬菜。

“平时总见你们一起来,还以为住在一起。”

是住在一起没错。千雪孤鸣讷讷地摸了摸鼻尖,趁大婶没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之前赶紧拎着袋子开溜。

虽然和侄子住在一起也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千雪孤鸣总是感觉有些心虚。

——毕竟他一直觉得苍狼是个乖孩子,除了在某方面上有莫名的固执。

是说,那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千雪孤鸣回过神来,怔怔地盯住架着菜刀的鲜鱼,一个恍惚,刀锋划破了手指,血从切口溢出,沾在刀上。

“王叔。”

先前想得太专注,连苍狼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没发觉。提早归家的人蹙眉去查看千雪食指上的伤口,让他连掩饰都做不了,只能大咧咧地说是小伤。

“王叔总是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

“我是医生,医生说没事……”

“我会担心。”

“……苍狼。”

苍越孤鸣叹了一口气,确认恋人没伤及筋骨,口气如同哄小孩:“王叔,我来做饭,你先去处理伤口。”

“哦。”

千雪乖乖地去了,熟练地清理和包扎,心里还在想刚刚没问出口的问题。心事装得沉,人也闲不住,又晃到厨房门边,探头探脑地忘记看。

“王叔,要进来就进来,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千雪挠挠头,脸上难得显出点和教学无关的迷惘来。

“苍狼啊,王叔有话问你。”

“王叔说吧。”

苍越孤鸣正在把洗凈的鱼往锅里放,听到问话自然而然地偏过头,一双总似盛着星辰的碧蓝眸子温和地注视着他。

“你啊……”千雪提高声音,直白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话刚说完,问话的人倒先难为情起来,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

苍越孤鸣一时也没有接话,俊秀的眉又微微蹙起。他关掉台上的火,转身去把千雪孤鸣的脸掰正,轻柔而认真地吻了一吻年长者的嘴唇。

“就是因为在想这个问题,所以刚刚心不在焉才受伤了吗?王叔问得很认真,苍狼也想告诉你,是从王叔地门留学回来开始,我对你……”

“好咯,麦再说了,王叔知道了!”千雪孤鸣急急去捂他的嘴,生怕苍狼再说些什么被他老爸听见肯定要打断腿的话。

面对这段可以说是禁忌的恋情,苍越孤鸣总表现得比千雪孤鸣坦然。他轻轻叹气,拉下恋人的手掌,又吻了一吻。

“是想一辈子照顾王叔的喜欢。”

 

 

苍越孤鸣:技能:照顾王叔Lv.100


【兔狼】下班

“今天的药理课就到这,下课。”

千雪孤鸣收起讲义,朝学生们微微点头,示意可以离去。

“千雪老师,我有个问题……”

“千雪老师,我刚才有个地方没听懂……”

“千雪老师……”

如往常一般,帅气好脾气的老师被学生们团团围住,还没等千雪孤鸣出声,门外倒是探进来半边身子,年轻人微微笑着,碧蓝的眼睛弯成一道桥,里头的温柔浓得快要溢出来。

“是苍狼,稍微等王叔一下……”

等学生们满足地散去,时间都过去大半个小时,千雪孤鸣合起课本,这才得闲去看一直静默等候的侄子。

“抱歉噢苍狼,久等了!”

苍狼一向是温和而有耐性的,他自然地接过千雪手里的公文包,偏过头去笑了一笑。

“能看见王叔专注的样子,苍狼很高兴。”

“在你心里王叔我就是个难得正经的人?”

“啊,不是的,苍狼没有这个意思。王叔所有的模样我都想看。”

是说现在的年轻人嘴都这么甜?

千雪孤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