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兔狼】做飯

“好,好,王叔会自己做饭,麦啰嗦咯。”

千雪孤鸣挂断电话,想了一想家里冰箱剩余的食材,脚下调转方向,回家之前先到菜市转了一圈。

肉要买,蔬菜也要买……水果再带些。

“千雪老师,今天一个人来啊。”

卖菜的阿婶如往常热情地和千雪孤鸣打招呼,不忘往他布袋里塞几把新鲜蔬菜。

“平时总见你们一起来,还以为住在一起。”

是住在一起没错。千雪孤鸣讷讷地摸了摸鼻尖,趁大婶没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之前赶紧拎着袋子开溜。

虽然和侄子住在一起也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千雪孤鸣总是感觉有些心虚。

——毕竟他一直觉得苍狼是个乖孩子,除了在某方面上有莫名的固执。

是说,那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千雪孤鸣回过神来,怔怔地盯住架着菜刀的鲜鱼,一个恍惚,刀锋划破了手指,血从切口溢出,沾在刀上。

“王叔。”

先前想得太专注,连苍狼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没发觉。提早归家的人蹙眉去查看千雪食指上的伤口,让他连掩饰都做不了,只能大咧咧地说是小伤。

“王叔总是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

“我是医生,医生说没事……”

“我会担心。”

“……苍狼。”

苍越孤鸣叹了一口气,确认恋人没伤及筋骨,口气如同哄小孩:“王叔,我来做饭,你先去处理伤口。”

“哦。”

千雪乖乖地去了,熟练地清理和包扎,心里还在想刚刚没问出口的问题。心事装得沉,人也闲不住,又晃到厨房门边,探头探脑地忘记看。

“王叔,要进来就进来,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千雪挠挠头,脸上难得显出点和教学无关的迷惘来。

“苍狼啊,王叔有话问你。”

“王叔说吧。”

苍越孤鸣正在把洗凈的鱼往锅里放,听到问话自然而然地偏过头,一双总似盛着星辰的碧蓝眸子温和地注视着他。

“你啊……”千雪提高声音,直白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话刚说完,问话的人倒先难为情起来,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

苍越孤鸣一时也没有接话,俊秀的眉又微微蹙起。他关掉台上的火,转身去把千雪孤鸣的脸掰正,轻柔而认真地吻了一吻年长者的嘴唇。

“就是因为在想这个问题,所以刚刚心不在焉才受伤了吗?王叔问得很认真,苍狼也想告诉你,是从王叔地门留学回来开始,我对你……”

“好咯,麦再说了,王叔知道了!”千雪孤鸣急急去捂他的嘴,生怕苍狼再说些什么被他老爸听见肯定要打断腿的话。

面对这段可以说是禁忌的恋情,苍越孤鸣总表现得比千雪孤鸣坦然。他轻轻叹气,拉下恋人的手掌,又吻了一吻。

“是想一辈子照顾王叔的喜欢。”

 

 

苍越孤鸣:技能:照顾王叔Lv.100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