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竞千】一个没有名字的脑洞

流水账,应该会有后续吧(。)



“嗯,嗯,千雪去买了。好,再见。”
竞日孤鸣姿态优雅地挂断家宅管家金池的电话,懒懒倚在驾驶座,五指搭上方向盘,一下一下地轻叩。
“哇靠,清单上的东西真是多,累死我了。”
红发男人拎着购物袋从超市匆匆走出,带着一身寒气钻进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竞日孤鸣正偏过头去看他,唇角轻捺,悠然道:“小千雪,这是让你体会平日里金池的辛苦啊。”
“王叔你还有没有人……xing……啊!”
“嗯?”
“……王叔,快开车吧。”
正值新春,一路张灯结彩,遍挂灯笼。
车速不快,车里暖气又开得足,大清早被他哥使唤去购置的千雪昏昏欲睡,脑袋靠在车座上一点一点。竞日孤鸣再把车速放慢,含笑伸手去拧他脸颊。
不长的车程竟是开了半个小时。
睡饱的千雪比谁都更有精神,帮着金池忙前忙后,就是不愿和竞日孤鸣坐一处看电视。
竞日孤鸣哪里不懂他这点小心思,也不点破,安安然坐在沙发上看这匹红发的狼奔来走去。
千雪自十五岁就搬出主宅,近两年才被颢穹孤鸣拎去竞日孤鸣处看管。向来放荡不羁的狼是被吃得死死,百般法子敌不过一张巧嘴,更别说竞日孤鸣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他的病人。
按照惯例,金池早将留宿的房间收拾出来,千雪和竞日孤鸣要在主宅住一夜。
茶余饭饱,苗疆一大家子聚在客厅看九界春节联欢晚会。公事出差晚归的撼天阙姗姗来迟,带着一身寒气进门,身后跟着拎年货的战兵卫。
颢穹孤鸣起身去迎,问道:“不是说第二天才赶得回来?”
撼天阙没有回答,但是看脸色,也能猜测一二战兵卫是怎样以飞上天的车速赶路。
“不知天阙王爷今夜回来,金池只收拾了两间客房……”
一直没出声的竞日孤鸣微微一笑,“小王与千雪住在一处,哈,睡一间也无妨。”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