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砚俏/军兵/多CP】论卧底的自我修养(01)

*第一章没有恋爱情节,砚俏初见,介绍背景,有风逍遥小哥哥出场

*除砚俏/军兵外其他CP未定,出场再打tag,注意避雷

*无黑化/强x/多P情节,请放心食用




“中原分局,编号02134。”
长势繁茂的绿藤垂在窗户两侧,阳光明媚,淡淡的光晕落在身形端正的年轻警官肩上,更衬得他面容如玉。
“海境分局,编号04516。”
帘子半遮半掩,顶上一盏白帜灯投下并不灼眼的光芒。新调来的警官有一头栗色的发,神态柔和,锋芒尽敛。
“俏如来,报道。”
他微微地笑著,修长的手指握住调令,倾身去把文书放在办公桌上。年轻人本就生得好看,这一笑,倒显得有些赧然。
“砚寒清,报道。”
他垂眼打量坐在办公桌之后的男人,面色平静,情绪一惯地滴水不漏。片刻默然,他递去调令,拉开椅子坐下。
“我会完成任务。”
“好的,我知道。”



“听说你是从中原分局调来的噢。”
走在前边的风逍遥脚步轻快,此时偏过头来,笑意明朗,清新得像是夏日抚过脸颊的一阵风。
俏如来点头应了一声“嗯”,回以温温的微笑,未待他答话,就听风逍遥说:“我是从苗疆分局调来的。”
关于这次调令的目的,俏如来早已熟记于心。
前段时间总局侦破一起高层谋杀案,其中牵涉甚广,小至受贿,大至泄露机密,杀人放火、走私贩毒,牵扯数百人。总局紧急成立专案组,调来九界各分局的精英,负责处理后续工作。
——倒不如说是棘手的开始。
风逍遥面上表情依旧轻松,看不出半点为难的情绪,他把俏如来领至一间虚掩着门的房间之前:“这是你和你搭档的办公室。上头找我还有事情,我先走咯。”
“多谢你。”俏如来微微躬身,目送风逍遥又像风般消失在转角,这才有礼地敲了一敲门板,“你好,我是俏如来。”
“请进。”
房间里有细微纸张摩擦的声响,俏如来心神一动,敛去面上思虑的神情,推门进入。
刚才应话的人恰好转过身来,栗色的髮梢微动,又柔软地垂在他耳边。面皮白净,气质斯文,比起特警这个身份,或许更加适合坐在任何一处艺术厅。
“你好,我是砚寒清。”他礼貌地伸出手,姿态得体,“你今后在狙击组的搭档。”
俏如来同他握手,留心注意到砚寒清的指上的确有薄薄的枪茧。
“暂时还没有分配工作,你想出去走走,还是在这里休息?”俏如来问道。报道之际他们的私人手机都被装上了特殊的定位系统,并不担心发生紧急出任务时联系不上的情况。
“就算有任务,要用到特警的情况也不会很多吧。”砚寒清回答,与此同时他拿起办公桌上放著的一盆小番茄,“我带出去晒晒太阳。”
俏如来忍不住多看两眼被砚寒清捧在掌心的绿色植物,轻轻地笑出了声。
俏如来不是热衷于交谈的人,砚寒清亦不是,两人并肩走在一处,竟是沉默时间更多。
这栋大楼供专案组使用,多是从分局里调来的人,俏如来竟也能认出几个熟悉面孔。
剑无极刚从俏如来身边匆匆掠过,又失魂落魄地飘回来同他打了个招呼。
“那头笨牛,真是气死我了!哎,俏如来,我们办公室在二楼,有空来玩啊。”
俏如来微笑著应下,旁边仍捧著小番茄的砚寒清倒是听得认真:“你小弟?”
“小弟的朋友……嗯,也算是我弟弟吧。”
常年作战训练出来的警惕让俏如来突然察觉不对劲,他的目光越过砚寒清的肩头,对面大楼中有一扇半开的窗,窗沿有一点几乎发觉不了的银光。
“趴下!”
俏如来高声命令,与此同时,左手一揽砚寒清的腰侧,两个人扑倒在地,狼狈地撞在一块。
——一发子弹击中了他们身后的墙。
砚寒清很快反应过来,习惯性地抬手一摸,落了个空。在这里,他不能佩枪。
俏如来与砚寒清对视一眼,他们在彼此的脸上看见了相同的懊恼神色。
整栋大楼立即进入了防御状态,枪声四起。俏如来谨慎地护住要害,翻身滚到牆角的视觉盲区,对着通讯工具冷静地回话:“是的,我们受到了袭击。四楼,目前仍不清楚对方人数,请求支援。”
子弹壳屡次落在砚寒清身上,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想太快放弃这两个目标。
“很可能是一次有组织的预谋。”砚寒清说,他按住俏如来的肩膀,把他的上身压下,一枚子弹就擦著俏如来的耳边而过。
救援队已经接近,俏如来可以听见久见的三弟雪山银燕的声音。
“大哥——!”


日落,一切归于平静。
袭击者全数被捕,交由风逍遥审讯。经过一场枪战,大楼走廊里满地狼藉。事态紧急,这栋供给专案组使用的大楼并没有做多少防护,完整的防御系统也未建立,甚至连玻璃也是普通的民用材质。
枪袭者背后的指使人得到消息的速度太快了,从他们接到调令,来到这里,不过三天。
俏如来若有所思地望向砚寒清,而砚寒清回以一个微笑,云淡风轻。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