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濯

岁别再逢。

【默俏/微競千溫任】第三支舞曲

※ ABO設定,默俏雙A,競千AB,溫任雙A

※ 勉強算是《發燒》久違的後續



「就算人類是群居動物,浪費在交際上的時間也夠多了。」
「舞會是很無趣,蒼離,你就稍微忍耐吧。」
默蒼離在侍者所持的托盤上取了一杯香檳,卻無飲用的意思,獨自尋一處音樂聲較小的角落落座。
「神蠱溫皇舉辦這一場舞會的意義何在。」
話語剛落,來者的身影映入眼簾,高束的赤發,端莊得體的舉止,是赤羽信之介。
「久見了,默先生。」
默蒼離並無與他在此處高談闊論的念頭,他淡聲答道,「久見,赤羽。若有來意,不妨直說。」
「赤羽只是猜想俏如來也應在受邀之列,今夜本師无暇分心,還望默先生多多關照。」
「……」
默蒼離此刻倒像是提起些交談的興趣,未待他發問,只見赤羽望向大廳正門,而後微微一笑,紙扇輕合,禮貌告辭,「俏如來來了,吾便不打擾,默先生,請。」
默蒼離循著赤羽的目光而去,恰見俏如來停在門邊,隔著人群朝他遙遙微笑。年輕的學生今夜一身正裝打扮,寶藍色的西服在舞池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淡淡的光暈,襯得他本就俊秀的面容更加柔美,帶著些模糊了性別的魅力。這種美不顯得陰柔,反而讓他骨子裏的英氣愈發動人心魄。
隨後入場的是競日孤鳴,錦衣玉食裏育成的Alpha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優雅,並肩同行的千雪孤鳴卻也不顯遜色,糅合活潑與華貴氣質,兩人宛若天就。這對公開與眾的伴侶,是不多見的Alpha與Beta組合。
「是俏如來。」
競日孤鳴禮貌地同他問好,遠遠向默蒼離投來一個眼神,便與千雪孤鳴步入人群之中。
默蒼離面色依舊冷淡,只在俏如來步來之際不動聲色地調整袖口鈕釦的鬆緊。
「老師,我來遲了。」
俏如來羞澀地微笑起來,先是與默蒼離打過招呼,然後偏過頭去,和冥醫問好。
「冥醫前輩。」
「是俏如來,今晚很帥噢!蒼離啊,我看溫皇像是找我有事。」
默蒼離應聲,轉而把目光投向俏如來。在俏如來看來,這樣的目光幾近是審視了。
「溫皇的邀請。」
肯定的語氣。
「是,我卻不知道是這樣鄭重的場合。我的裝扮,是否不夠得體?」
默蒼離靜靜地瞧了他一會,「足夠了。」
燈光漸暗,舞池裏翩然起舞的男女禮貌向舞伴道謝,又有新的舞者邁入舞池。俏如來恰好看見競日孤鳴與千雪孤鳴攜手出現,兩人相視一笑,十足的默契。
默蒼離並未有什麼表示,只往俏如來那處推了一推先前拿來的香檳酒杯。
俏如來依順地淺抿一口,又在舞曲的流逝裏不知不覺地飲下半杯。酒精讓年輕人的面頰浮上薄薄的紅,眼尾彎下安靜而美麗的弧度。
「第三支舞曲。」
「老師也在注意嗎?」俏如來猜想默蒼離興許是打定主意起身走動,正欲開口再問,便見默蒼離站起,朝他探出手掌。
「能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是、是的。」
默蒼離並不忌諱在旁人面前表露一絲有關他們關係的訊息,俏如來心內的半分猶豫,也在默蒼離面上難得展露的微笑里被打消,二人十指相扣,緩步步入舞池。
「老師。」俏如來喚。
「我記得你學過交際舞。」
無法推拒,亦不會推拒,俏如來把手掌搭上默蒼離的肩頭,默契地起舞。
也許是舞池的燈光太難捕捉,也許是默教授的目光過於動人,微醉的俏如來把臉頰貼在老師的肩頭,喃喃低語,「剛才喝的酒太烈了……」
「不是只有半杯。」
默蒼離微微蹙起眉頭,反應過來方才赤羽的話。
舞曲輕柔而纏綿,俏如來滾燙的吐息撲在默蒼離的側頸,信息素隱隱彌散。
——雨後的竹林,竹葉上沾著未滴落的露水,氣味淡雅清新。
是俏如來的信息素。
舞池里漸生騷動,燈光驟然暗下,在一片黑暗之中,有人慌亂地驚呼出聲。
「這位Alpha先生好像突然進入了發情期……」
「這位也是。」
場面混亂。
「好甜的香氣。」俏如來低喃,清亮的雙眼抬起望入默蒼離眼中,目光裏是全然的信任,「老師,保護你自己。」
「是Omega的信息素,有人想利用Alpha與Omega本能的吸引,破壞舞會。」默蒼離低頭去探俏如來面頰的溫度,在黑暗裏把他帶離舞池。



「我靠這是怎麽回事!」
千雪孤鳴剛從溫皇的會客室走出,眼前燈光一晃,乍然熄滅,他險些撞上牆壁。
「糟糕,小叔還在舞廳!」
他摸索走至長廊的轉角,舞廳亦是一片黑暗,雜亂的人聲和腳步聲里,难以辨认任何一個人的身份。
「小叔、競日——!」
一隻手緊緊地握住千雪孤鳴的指尖,熟悉的氣味包裹住他的後背,是競日孤鳴的懷抱。
「千雪,小叔在,別害怕。」
千雪放下心來,回身去確認競日孤鳴安好,作為醫生的直覺告訴他,小叔的現狀不妙。
「小叔,你身上很燙,舞廳發生什麽了?」
競日孤鳴低笑一聲,把千雪擁得更緊些,半邊臉埋在他的側頸深深地吸一口氣,啞聲說,「有人在酒裏下藥,在場的一些Alpha進入發情期了。」頓一頓,又補充道,「這裏有Omega。」
「我是Beta,信息素對我沒影響。」讓我去幫忙。
後半句尚未出口,競日孤鳴的嘴唇輕輕蹭過千雪溫熱的肌膚,嘆氣道,「最需要你的人就在這裏,小千雪,要是你不在,小叔我可能……」
胡說,明明還能清醒著吃他豆腐!千雪憤憤地想,終究沒有掙開競日孤鳴的懷抱。
夙無聲地站在競日身後。



燈光再次亮起,舞會的混亂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受驚的賓客被帶至安全的地方休息。
無人發現舞會的主人去了何處。
「這就是你說的預料之中。」任飄渺冷聲道。
「一點小的失誤。」
溫皇懶懶地倚在長沙發上,面色如常,唯有不加控制、肆意彌散的信息素證實他的確是出了一點「失誤」。
「你現在是要我去找個Omega來替你收拾這個局面,或者,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耶,這裏不正好有解決問題的人。你說是嗎,任——」
「我沒有義務幫你。」
「那就讓我死在沒被滿足的Alpha本能里吧。」
溫皇持扇挑高任飄渺的下頷,對上那雙美麗而冰冷的紫色眼眸。他喟嘆,虔誠地親吻戀人的唇瓣,挑逗他的舌尖、撩撥他的情慾。
「我更想死在你的身上。」

评论(3)

热度(31)